凤凰彩票 > 国产综艺 >

从慢综艺的火热反思我国综艺节目的发展路线

2019-01-25 17:44


  就好像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光便普遍地存在于人类的日常里。当国内的综艺节目走到了疲软的拐点,制作人大呼一声“我们要更娱乐化”,一时之间真人秀节目便雨后春笋般地兴起。这股热浪中最先领跑的《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等节目,在“久旱逢甘霖”的观众中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国外几十年的探索,在国内只经历了几年。从《爸爸去哪儿》到《爸爸回来了》,从《我是歌手》到《蒙面歌王》,从《极限挑战》到《真正男子汉》,国内真人秀迅速完成了从无到有的井喷式增长。“全民娱乐”的间接结果就是综艺节目的泛滥和内容同质化——同样的制作团队,雷同的节目设置,相似的后期,以至于连明星嘉宾都呈现“共享”模式。

  在这种轰轰烈烈的竞争中,观众们表面上似乎有了更多的选择。据不完全统计,2016至2018年共有568档综艺真人秀节目腾空出世。然而,受众的选择实际上又被隐性地桎梏在一个强调搞笑、刺激的范围里,工作累了点开《奔跑吧兄弟》放松一下,吃饭时的最佳伴侣是《爸爸去哪儿》的小萌娃们。如此的思维惯性,也正是明星户外真人秀时代塑造的产物。

  2017年年初,湖南卫视用一档标榜国内首档观察类“慢综艺”的节目——《向往的生活》,在拥挤的真人秀市场杀出重围。所谓的“慢综艺”,是与时下各种竞技类综艺节目相对而言的概念,具体来说,就是不预设节目的发展走向,没有严格的故事情节剧本,不安排复杂的比赛环节,不刻意设置冲突矛盾,也不限定节目人物的性格特色,在较为松散自由的环境下拍摄出来的节目。《向往的生活》最终亮眼的收视成绩,证明了观众对这一类型综艺的认可。慢综艺的出现,不只是“快综艺”走到瓶颈期的一种变形,它的兴起存在偶然因素,但更多的是必然性。

  慢综艺起源于“慢电视”(Slow TV)。说到慢电视,有名的是挪威公共电视频道NRK在2009年拍摄的一场长达7小时的火车之旅。这个节目的画面是一辆火车在卑尔根铁路上奔驰及沿途的景色。这条连接挪威东部和西部的铁路,因其沿途景色壮观被评为“全球最美丽的铁路线个小时的节目没有脚本、主线和剧情,甚至都没有高潮,只是不间断地记录一件事的全过程。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有120多万挪威人观看了这个节目,占当时挪威人口的25%。

  早在国内《向往的生活》播出之前,韩国就已经出现了《三时三餐》的慢综艺。这档节目安排主人公到农村一座小院生活,每日的主题就是简单的农活和做饭。节目整体的节奏非常缓慢,连日常风吹落叶、羊吃草、狗打哈欠的镜头都事无巨细地记录下来。这种看似不紧凑也不“精心”的真人秀,反而将嘉宾放置在纯自然的环境中,节目中出现的冲突和矛盾更多是人与生活的,并非人为设置的。整体的情节发展都像季节更替本身一样自然。在竞争激烈的韩国综艺市场,《三时三餐》平均收视为11.5%,最高收视 14%,在同时段节目中连续12次排名第一。该节目也成为一档长青节目,制作至今。

  “另类”的慢节目能收获不同地区人们的肯定,也许能让制作人明白,慢节目并非只是受众一种“非主流”的媒介偏好。那么受众为何在若水三千的综艺市场中愿意取这一瓢饮呢?其实早在慢综艺被正式引入国内之前,受众的取向已经彰显出了变化迹象。日本电视剧《深夜食堂》和电影《小森林》系列,越南电影《青木瓜之味》等影视作品在国内都获得了广泛的关注。这些影视内容的共同点是整体节奏缓慢、叙事零散、画面唯美、强调人与人和大自然的关系。除此之外,微博上“野事小哥”“日食记”“李子柒”等一系列用户获得越来越多的网友青睐,这些自媒体的共性是以平淡的日常食物制作为主要内容。这类题材的影视、节目、自媒体用户的火热,实际上呈现出受众的一种诉求——慢下来,借助媒介内容细致品味生活的渴望。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hot-凤凰彩票-凤凰彩票可以买彩票-新凤凰彩票网是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