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 日剧文化 >

盘点|2018日剧的三个关键词

2019-01-25 16:23


  因为政策和尺度的原因,韩国电视剧和英美电视剧已经不是国内视频网站引进的版权热点,罗盘从2017年缓缓指向日剧,吉高由里子主演的《东京百日梦女》、松隆子主演的《四重奏》、志尊淳主演的《宠物情人》等都被国内视频网站买了版权,同时也出现了一批买了日剧版权翻拍的国产网剧。2018年7月,更是有国内视频网站和日本富士电视台达成协议……正规渠道版权付费看日剧的渠道增多了,看日剧方便了,但2018年的日剧除了石原里美的《非正常死亡》一枝独秀,其余大多处于一息尚存、垂死挣扎的境地,年底的几只潜力股播出过半纷纷跌停。日本电视剧市场状况如实反映社会经济状况,凄凄惨惨戚戚。一片冷清景象倒也符合日式美学的对“侘”与“寂”的美学追求。

  萧条的2018日剧仍然能够提供三个关键词以勾勒这一年日剧的三个侧面,透过这些关键词,我们不难看出日剧新故事中的老问题,同时也能从一些陈旧的叙述中发现新的变化。

  彩虹旗飘扬在日剧春季档上方。一月有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女子的生活》,三月有根据同名漫画改编的《弟弟的丈夫》,四月有《大叔的爱》。《女子的生活》主角生理性别男、心理性别女、性取向为女,《弟弟的丈夫》主人公要与已故的双胞胎弟弟和解并同弟弟的加拿大人丈夫好好相处,《大叔的爱》中废柴主人公要面对白发少女心部长和巨根后辈突如其来的追求,反映的都不是在社会占主流的异性恋生活。一月份山崎贤人主演的《致命接吻》和月九档《海月姬》,虽不以非异性恋为主线故事,但剧中的非异性恋角色也成为推动故事发展的主要动力。以非异性恋为故事主线的几部电视剧在日本社会的反响都非常好,其中又以《大叔的爱》尤甚。

  《大叔的爱》真的是被“天照大神”一样的日本观众垂怜眷顾的一部作品,最开始不过是2016年朝日电视台跨年特别制作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因为题材大胆、表现奔放、剧情波折、人物设定讨喜赢得了观众的爱,遂改编成电视剧并加大宣传攻势,前期炒热,收效显著,2019年更是要推出电视剧全员参演的剧场版,誓要将观众对叔叔们的这份爱发挥到极致。值得一提的是,《大叔的爱》的主角田中圭在2018年出演了七部电视剧,从一月份的《伊藤君A到E》到十二月才播完的《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大概2019年也是全年都可以在电视剧里看到田中圭的一年呢。

  对照《女子的生活》与《弟弟的丈夫》,《大叔的爱》的胜利并不是因为触及彩虹旗帜下的现实问题,反而是以纯粹的、争取戏剧化的创作手法取胜,漫画式的表演和大胆的台词、公共场合男男剧场的禁忌感都为观众猎奇娱乐提供了可消费的内容。或许消费彩虹总比让彩虹永久失声好一点点,但消费彩虹的关键词也只是一季度的流行,没能跨得更远。

  1990年代“趋势剧”两大巨头野岛伸司有《高岭之花》、北川悦吏子有《一半,蓝色》,前一部差到女主角石原里美哭着道歉,后一部虽然得了奖收视率也很乐观,但观众并不认为它本身有什么好;

  坂元裕二拿出了典型日式剧情的《跟你说哦》、宫藤官九郎则有《远藤宪一和宫藤官九郎之受您指教了》……这两位编剧的这两部作品,怎么说呢?他们开心就好吧;

  古泽良太几乎背负着拯救富士台月九档于水深火热的《行骗天下JP》雷声大雨点小,日本电视剧编剧界的“当红炸子鸡”野木亚纪子上半年的《非正常死亡》搏了个满堂彩,到了下半年的《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就只想让人追查一下她到底收了精酿啤酒厂商多少钱;

  大石静《大恋爱~与将我忘记的你》开篇惊艳,后续让男主角发出“我妻子的前未婚夫最后竟然成了我们的继父,人生无处不充满奇迹”的感慨之后,大概观众也非常想感慨前几集写成那样可能才是真正的奇迹;

  创作过《白色巨塔》《昼颜》的井上由美子2018年只有木村拓哉的《BG~身边警护人》,不过今年木村拓哉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媒体作品是女儿木村光希,电视剧在光希的光环下不配有姓名……

  名编剧名演员都不是电视剧红红火火的万能灵药,或者说在媒体平台多样化的今天,电视剧本身已经无法创造趋势,只能在摸索中感知趋势并通过戏剧化的创作手法放大它。

  与韩国八部翻拍剧的数量相比,日剧翻拍数量并不多。不算WOWOW翻拍美剧《铁证悬案》的第二季作品,2018年日本翻拍剧只有三部,分别是:翻拍自韩剧《信号》的《信号:长期未解决事件搜查组》,翻拍自同名韩剧的《良医》,翻拍自同名美剧的《金装律师》。这三部作品分别于年初年中和年底播出,观众可以从中见证原产地海外的文化产品在日本本土化的过程,虽说成果并不令人满意,但本土化的部分的确越做越好了。

  日本近些年来翻拍作品越来越多,2019年也不会例外,本月就有翻拍自同名美剧的《傲骨贤妻》即将和观众见面。翻拍美剧和节奏像美剧的韩剧,最大的影响在于在本土催生一些像美剧的日剧,例如《非正常死亡》。同韩国翻拍相比,需“斗狠”的日本不够狠,需扮靓的日本又不够靓,大抵还是因为太守着自己既有的风格不肯豁出去大刀阔斧改革,最后翻拍剧里看到的还是日本式的温情脉脉。

  另外,和韩国一样日剧也反映了席卷全球的反性侵反性骚扰运动,像菜菜绪主演的《Miss Devil 人事恶魔·真子》和唐泽寿明主演的《骚扰游戏》都有表现,但都是运动风潮过去之后才做出的反应,勉强算是把握了社会潮流,但总体仍然延续传统日剧创作模式在做。

  日剧正在通过容纳更多作者型编剧作品、改编西方影视作品和小说吸纳更多样的元素来激活已成定势、套路化明显的创作思路,带动收视热潮的可能还是一些套路明显的爽剧,比如米仓凉子主演的《Legal V~前律师小鸟游翔子》,再不就是带给观众欢乐的《我是大哥大》。

  日剧在努力面向未来,但赢家总是那些迎合当下的,“活在当下,及时行乐”,日剧观众可能都是《死亡诗社》教育出的孩子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ot-凤凰彩票-凤凰彩票可以买彩票-新凤凰彩票网是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