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 日剧文化 >

日剧制作揭秘:一种引导趋势的流行文化[图]

2019-01-25 18:19


  作为一种在中国广受关注的流行文化,日剧的风靡已经有20多年的时间了。80年代,在中国走红的日本电视剧要属《血疑》、《阿信》、《排球女将》了,长达百集具有悲剧色

  彩的《血疑》,在那个时代深入人心,山口百惠与三浦友和因此成为中国观众的大众偶像。《排球女将》中的小鹿纯子也迷倒了大群少年少女。

  进入90年代,以《东京爱情故事》为先的所谓“偶像剧”替代传统的长篇电视剧,进入中国观众的视野。虽然日剧被尊为“偶像剧”的鼻祖,但其实,“偶像剧”这一名词,可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词。日本偶像剧这一名称的出现始于1991年底,卫视中文台(凤凰卫视前身)播出一系列由日本当红明星偶像主演的电视剧,揭开了日本偶像剧红遍两岸三地的序幕,当时卫视中文台将播出该节目的固定时段命名为日本偶像剧场,偶像剧这一名称也流传开来被沿用至今。

  然而在日本,“偶像剧”并不存在,与之相对应的是Trendy Drama即“趋势剧”一词。日本趋势剧(Trendy Drama)通常显现日本当时社会的的现象及讨论现代人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如社会问题、两性关系等。剧中的故事、场景、人物、道具等往往反映时下的流行趋势,并大都邀请日本当红的明星主演。每剧一星期播放一次,多为9—12集,两到三个月播毕。日本趋势剧通常是由都会、流行、时尚、男女、爱情、友情等元素串联而成的剧集。

  在日本,趋势剧的始祖为1986年TBS电视台推出的《男女七人夏物语》,此前的电视剧,面向的受众主要以家庭观众为主,类似这样纯粹以几个青年男女的感情纠葛为主线,充满时尚感的连续剧几乎是不存在的。由于这部戏的成功,TBS马上第二年推出续集《男女七人秋物语》,富士电视台也不甘落后拍摄了同类型的《逮捕你的眼神》。与此同时,起源于电视杂志《The Television》Trendy Drama一词也流传开来。

  当然,趋势剧只是日剧中最大众化的一种类型,另两种为中国日剧迷所熟悉的日剧类型是“时代剧”和“深夜剧”。其中时代剧是日本人对古装历史剧的称呼,一般来说时间跨度在古代日本到明治时代之间。近年来比较有名的时代剧如《利家与松》、《大奥》等。

  “深夜剧”简单地说就是在电视台0:00以后时间段所播出的电视剧,是一种实验性质的短篇剧种。“深夜剧”的单集长度一般情况下都是25~30分钟,每部“深夜剧”都在8~13集之间,12集的居多,也有3、4集一部的超短作品。“深夜剧”没有明确的季节性,而是一部接一部的播出。“深夜剧”的主题曲和插入曲也都是些新手的新作,比较动听、有新鲜感。“深夜剧”的题材多以漫画改编,有些是成人漫画改编的,所以会有些裸露镜头,当然也有部分少年漫画改编的。“深夜剧”内容形式都比较大胆,有些更是碰触禁忌题材,如反映牛郎生活的《夜王》以及表现援助交际的《步之物语》等。

  日剧的制播流程高度符合所谓“文化工业”的特点:凭借现代科技手段大规模地复制、传播。拿趋势剧来说,日本几大民营电视台:富士电视CX、东京放送TBS、日本电视台NTV、朝日ANB等电视台在每周固定一天的晚21-23点制作播出一集日剧,每部剧的播放历时近一个季度,约10-12集,每集45分钟左右。因此日本趋势剧分为冬(1-3月)、春(4-6月)、夏(7-9月)、秋(10-12月)四季。

  最著名的日剧播出时段莫过于富士台的“月九”,所谓“月九”,指的是日本富士电视台于每个星期一(日文的星期一为“月曜日”)晚间九点播出的连续剧时段。奠定“月九”地位的是1991年播出的《东京爱情故事》和《第101次求婚》。长久以来,出演“月九”的电视剧已经成为日本明星身份的象征。演员方面,日剧天王木村拓哉是富士台月九的御用男演员。编剧方面,有例如大名鼎鼎的北川悦史子和野岛伸司,以及许多优秀的文学漫画改编的作品。

  与欧美肥皂剧一样,日剧采用的是编剧、拍摄、播出一体的模式,日本各电视台通常会提前一季列出下季的拍摄计划。编剧开始编写剧情,导演演员等工作人员按进度拍摄,待到播出本季第1集时,现实中的拍摄通常进行了3集左右。边拍边播制作方式也使得日剧的观众能够通过反馈影响编剧的写作甚至改变剧情的走向和结局。

  直到每季日剧播出结束,剧中展现的时空都与现实世界保持高度一致。所以在电视屏幕中,春夏秋冬四季趋势剧宛若一个时装发布的T型台,引导着每个季度潮流的更迭。特别是每年到圣诞节的时候,电视台里播放的日剧也纷纷进入欢度圣诞节的剧情,既营造了节日的气氛又引导了消费的潮流。

  又比如,今年夏季改编自漫画的《偷偷爱着你》(此漫画已先被台湾改编为电视剧了,即使吴尊等一炮走红的《花样少年少女》),就出现了男女过七夕节的情景。这也是趋势剧何以引导潮流的原因之一:“剧中出现的都是最新鲜、最流行的东西:最新潮的服饰、最热门的约会地点、新兴的爱情观、最新的流行语”(黑鸟丽子1997)。而且,由于剧中人的衣着、观念、环境等与现实社会和春夏秋冬四季的更迭密切相关,观众也会因此产生亲切、舒适的感受。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趋势剧的编剧享有非常高的待遇,一些著名编剧如野岛伸司、北川悦吏子、野泽尚等具有明星般的知名度和收视号召力。与之相对,导演显得不那么受人瞩目,他们被认为仅仅是按照剧本和制作人要求完成拍摄任务而已。

  与欧美国家超级明星多出自电影不同,日本最受欢迎的明星都会参与电视剧的演出。日本天王级明星木村拓哉主演的趋势剧就包揽了日剧史上收视前四名。相对于中国电视剧大部分制作资金付给演员做片酬,日本只有28%是付给演员的,对演员而言,拍电视剧更多是为了宣传而不是赚钱。

  除此之外,每季日剧都会参加日剧学院赏、日剧金酸梅奖的评选,学院赏固然是好事,但金酸梅奖就没那么风光了,因为这个奖项是搬给最差剧集、最差演员、最差编剧等的。有趣的是,获得学院赏和金酸梅奖的经常是同一批剧集和工作人员,看来,有人喜欢东西也必然有人讨厌。

  作为一种标准化批量生产的文化工业,日剧的制作播出受到方方面面力量的影响,除了上述提到的几点之外,日本的明星经纪公司对艺能界的影响也不可小觑,日剧的宣传手段也是花样繁多。

  当然,流水线式的制作方式必然带来模式化的后果。但我们不能以精英化的思维方式来分析对待大众文化。因为,这种标准化的制作方式一方面为制作人提供了便利:按一套成型的规则程序工作,显然要容易得多。另一方面,这种类型或者说模式化的大众产品的节目样态、内容等规范是为观众所熟悉的,对观众选择收看电视节目起到了指导作用,观众会联系以往的收视经验,怀着某种期待寻找收看类型化节目可能带来的快感。

hot-凤凰彩票-凤凰彩票可以买彩票-新凤凰彩票网是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