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 日剧文化 >

日剧编剧TOP100权力榜出炉!他们是如何“毁三观”的?

2019-02-06 19:07


  ,演员看重的也是电视剧资源而非电影,如此背景之下赋予了电视剧编剧自身独立的职业属性和发展模式。

  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根据日剧学院奖“最佳脚本”与“最佳编剧”获奖名单、豆瓣评分9.0以上的日剧(评价人数≥1000)、豆瓣评分8.0以上日剧、贴吧讨论度较高日剧等标准整理出日剧编剧TOP100百佳榜。根据编剧创作类型、剧本风格、作品市场表现和影响等因素分析了日本电视剧的制作模式与剧集内容选择倾向性,为国内各大电视剧制作公司和优爱腾具体项目开发提供借鉴参考。

  知名编剧创作风格独立且多元,剧集类型丰富且细致,不同于韩剧每年的批量流入,对于国内大多数观众来说,日剧爆款的出现总有种暌违多年出惊喜之感。近几年的《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朝五晚九》、《东京女图鉴》以及《非自然死亡》都是案例。

  剖析人性,揭露现实,同时也在寻找着希望,这就是“鬼才编剧”野岛伸司。他的剧本风格始终透出一种对社会的批判以及对社会边缘问题的关注,就连纯爱故事题材中也通常会反映一些社会现实问题。

  而师生恋、同性恋、校园欺负、自杀问题等题材就不用多说了,每每看完他笔下的这些剧集,都会觉得他将现实社会黑暗面的放大过于残忍了,导致观众看完他的戏之后心里难超级难受,比如《明天妈妈不在家》,但这就是他的风格。

  她的纯爱剧和趋势剧(日本偶像剧)向来都比较有收视保证,特别是与木村拓哉合作的《美丽人生》和《悠长假期》,这两部剧至今仍保持在历代高收视日剧TOP10之内。

  北川的创作整体风格偏重清新自然与真实质朴,被称为“纯爱大神”名副其实。而她擅长将剧本改编为小说,此种逆向创作发展也为其带来了作品知识产权的二次开发。

  他曾在浅野妙子的《二千年之恋》中饰演中山美穗的同事,还在《梦想加州》中饰演堂本刚的哥哥,后来从演员转行做编剧的他开始独立创作脚本。

  搞笑脱线,无厘头,但又不是毫无意义的恶搞,宫藤的作品往往在这搞笑之余还不时让人体会到青春热血所带来的感动,《流星之绊》中加入的小剧场情节,既没有脱离原著剧情,又为整部剧增添了搞笑欢乐气氛,他的想象力以及创意无限着实让人佩服。

  1998年游川和彦漫改剧作品《GTO》的大热使他名气大增,两年后,台湾导演张哲书执导的同名电视剧《麻辣鲜师》开台湾偶像剧先河。

  他擅长校园剧和家庭剧,特别是剧中刻画出来的家庭中普遍存在的问题以及困境,引起了许多共鸣。禁忌题材师生恋的《魔女的条件》结局打破了世俗的偏见,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反响,在当时收视不景气的情况下屡创佳绩。《女王的教室》直面日本教育问题,发人深省。

  平凡生活、微小事物,鸡毛蒜皮、杂糅小确幸与小确丧,设计多少个包袱也想要讲情谊二字,这就是坂元裕二作品的迷人之处。

  他喜欢放大人物身上的某一个或两三个特点,用人物对话推进剧情。比起夸张的乐观向上世界和平,他更着重现实暗角的反衬和鼓励承认差异化。微小见大,细处藏真,这八字箴言就是其作品的灵魂所在。

  关乎于日剧的评价,看过最有趣的业界说法就是:日剧有三宝,嘴炮圣母满街跑。为了不流失任何一个年龄段的观众,从晨间剧到大河剧,电视台每天都要在不同时间段安排对特定群体的电视剧。

  而金牌编剧作品中的台词有一个共同点:什么都敢说,说的还都对,对了你想背,背完就成了你一段时间内信奉的价值观。观众看一部日剧如果不截几张金句台词图,你都对不起找资源看剧的那点时间,而垂类电视剧总能给予金句台词肥沃生长土地。

  从《悠长假期》开始,日本纯爱剧就在观众挑剔的眼光中不断发展。而后《爱的回旋曲》《东京爱情故事》《101次求婚》作为纯爱风格初定之作,因对现代爱情尤其是恋爱中的年轻女性有着极其细腻地描写,得到了社会大众的认同。

  日剧里还有一个专门的类别叫“Handicap Drama”,可被翻译成残障剧,作为纯爱剧中的一种如今在日本已蔚然成风。国内播出过的有《天使之恋》《美丽人生》等,但此类剧都难免都有点做作之嫌。

  一剧一案“悬疑+情感”的《冰之世界》《迷宫》《砂之器》《夜叉》、一案一集“名侦探系列”三大编剧:古畑任三郎、金田一、雾山修一郎以及魔术师、科学家来破案的《圈套》和《侦探伽里略》。

  由于日剧篇幅所限(一般为9-12集)的制作标准,由此形成了剧集分类细致,各司其职的风格。于刑侦剧、职业剧而言就会把感情戏压到最低,以求完美地服务主题。所谓职业剧,就是要传达出那个职业的理念,塑造从业人员的精神面貌。

  《白色巨塔》《医龙》《救命病栋24小时》让观众知道了医生穿白衣的不一定都是天使;《西洋骨董洋果子店》《深夜食堂》《冠军大胃王》让厨师成为展示人生美好的奇特职业。

  警察的热血、拼命行当之新闻主播制作人以及律师“重要的是打赢官司,而不是正义”的人设定位,都足以证明日剧是想把职业剧拍的透彻而非蜻蜓点水。

  除此以外,以家庭剧、灵异剧、趋势剧以及时代剧为代表的日本垂类电视剧,其创作手法和对于故事情节的谋篇布局也都值得推敲和研究。

  多重角度、高度自由、敢于破格的开放式创作空间,高度赋予编剧下笔权利的同时,也使得观众在日剧中听到了想听的话语和价值观念。

  这就是为什么,即使剧集收视率扑街却有着超高的话题讨论度,即使创作禁忌题材日剧编剧仍然可以活跃在一线创作并给予重视,这与日本电视剧编剧的产生方式和评价方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说中韩影视界的圈子文化较为明显,那日本重视的则是编剧天分和作品本身的可塑价值,至于是不是科班出身或者有没有经验则占据不了很大份额。

  参加青年编剧大赏,这是很多著名编剧出道的方式之一,著名编剧兼插画家古沢良太(左)和只穿西装有洁癖的三谷幸喜(右)就是这样被挖掘出来的。因此在日本编剧圈,即使你性格内向、超级古怪、没有人脉和引荐,甚至是拒绝社交拒绝混圈子的人,他们都可以凭借过硬的脚本作品获得市场的一席之地从而成为金牌编剧。

  另外,不断给电视台投稿也会有被人赏识的机会,这一方式和韩国挑选编剧的方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日剧编剧又并非是韩剧中的“编剧中心制”。

  据了解,在日本都是先由制作人提出策划再交给编剧创作,半年之后成稿。在电视剧拍摄的前期和中期,制作人、编剧、导演组成了“黄金三角”。他们地位平等,从各自的角度推动连续剧的拍摄,互相牵制又各司其职。

  在编剧完成剧本之后,作者就不会和其作品再有瓜葛,正因为每位编剧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和脚本台词的可辨认度,导演也不会在拍摄期间乱改剧本。因此对于日剧而言,剧本的完整度得到了保障。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编剧的收入并不像韩国那样有着明确划分的标准,业界就此也并没有高度讨论。据日本某黄油编剧自白,刚入行的小白收入大约在12万日元~13万日元,公司招聘开价约18万日元,但除去保险金之类后,编剧到手收入也就10万日元左右。

  无可厚非,因“天分才华”被认可的编剧首先会为自己赢得一个高平台的出世起点,即使是自由编剧收入也不会低。倘若只是效忠于公司做无谓的文字输出,此类职业人就更像是写手而非编剧了。

hot-凤凰彩票-凤凰彩票可以买彩票-新凤凰彩票网是正规